kok体育注册

当前时间:

痛苦坚硬你的唇颚

2015-10-30 作者:姜舟斌 来源: 浏览次数:0

 


痛苦坚硬你的唇颚

 

韬云文学社  张雨欣

  

 昔日好友给我送来几粒蚕卵,小小的卵附着在明黄的抄纸卡上,像无意轻点在纸上的墨迹,圆润,乌黑。卵壳如细绒般轻纱透澈,使这轻巧的卵更显可人。这些蚕卵给我枯燥的生活带来了一甘雨露,滋润着我干涸的思想。我盼望着,盼望着这几个鲜活生命的降临。

   “老大”的到来刹是无意,几粒蚕卵中突地有一粒变得透白如珠玉,我细看,卵壳上竟开了个小口,卵中之物早已不复存在。我轻捏起黄纸,覆过后一看,呀!有一只‘小黑虫’趴在纸张后,那么小,不细看根本无法入眼,小小的身躯上还覆着一身绒毛,它有些许惊慌,放眼世界一片明亮。此后便是“老二”“老三”的相继到来,我内心狂喜,千辛万苦找来细嫩的桑叶,好让它们能用那尚幼的唇齿啃食。

    最后一只幼蚕来的较晚,它的哥哥姐姐们早已茁壮了身躯,蜕过了一身残缺它才出生,若它为人,必已是产生了一条人间的鸿沟。

    开始还可以再找出几片嫩叶,可天气渐热,桑树已不再抽嫩芽,它仅有的存货是那厚地油光满面的老叶片了,“老大”“老二”们已不甚在意,它们只知埋头苦吃,似是要吃出个高低输赢,可这条小幼虫,终是出了麻烦,那硬且厚的桑叶它还嫩的唇齿怎么啃食的动?

    几天未进食,它圆滚滚的肚皮干瘪了下来,光滑的皮肤褶皱了起来,神态奄奄一息,它爬向它的哥哥姐姐们,似是寻求最后的安慰,得到的却是不停的‘沙沙’啃咬叶片的声响。我曾一度放弃了它,让他自生自灭吧,这样虽然是残忍了些,却也是无奈之举。

    之后有事在身无法照料它们,丢了堆叶片便不再过问。当我再想起时,却也是有几日了,打开盒子,翻开残叶,见“老大”“老二”们长得更为壮大,似有化茧之势,内心抱有一丝希望再次翻找,竟看见了那只将去的小蚕,它依旧瘦小,却无当初奄奄之态,不,我不敢相信,它竟然在啃食那厚实的叶片,一点点,一点点的啃食着,吃得很慢很艰辛,却很坚定。我再细看,不得了,它的唇颚开了条小口,向着头部蔓延,它吃一回再停一会似再休息,却又像在深思。很痛吧,那躯肉的开裂,一定痛彻心扉,但你能活着,忍住巨痛活着,便只能如此了。

    我被这条小生命深深的震撼了,它无人的心智和头脑,它活在自然的弱肉强食里,不知被我收养是它的幸运还是不幸,但它能存着生命的本质——活着,努力活下去,即使过程苦不堪言,即使那伤痕无法随岁月的过往而消散,它坚信,痛苦能带来生的希望。

   “老大”“老二”们幼儿的一生终结在一粒白或金的茧中,后来破茧长出翅膀化成蛾,产下一粒又一粒的卵。于是,它们的一生也就此了了,无风起云涌,除了那还能降临新生命的卵外,什么也没留下。而那最小的蚕还在结茧成羽的道路上,它也历经着蚕蜕,不管几次,那颚上的疤痕一只未散去,可它,却能吃下同龄蚕吃不下的叶茎。一点点的啃食,似在用生命留下什么,它的唇颚,已坚硬得不会再受伤,它的长势也远超过了以往的“老大”“老二”们。我想,它终是活下来了,活的很痛,却活得坚定,我相信,待它化羽展翅那刻,我留不住它,它一定会飞走,带走它自己的小生命,飞离这困牢。

    我的蚕给我上了一堂人生的课,它用它自己的伤疤给我展开了一次人生的痛苦教程,它告诉我,困苦会要了你的命,疼痛会撕扯你的身心;而迎着痛苦活下去,会开出一片希望,坚硬你曾柔软的唇齿和翅膀。选择羸弱死去还是忍着伤痛活下去,我想,它嘴角蜿蜒的唇痕告诉了我答案!

上一页:一棵树的怀念 下一页:园林余江,我可爱的家乡